清墨洗砚-一个闹腾的小孩子

事实上就是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雪色.

离世青仙 执笔

当很多年过去了.书生与道人走过万里山河.看遍了人间.
彼时.书生是那个书生.道人是那个道人.如今依旧.只是岁月在他们脸上凿刻下一道道痕迹.
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远行了.
书生问道人.你还想去什么地方吗.
道人痴痴地看着远方.过了很久才开口.她说.我想去看雪.
书生答应了.他说.好.没有多余的话.因为再多的话他们都说过太多太多了.想表达的.他们都懂.一切不需要言语.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
他们再次行过山与水.走过初遇的江南小亭.朦胧的梅雨晕开了墨画.他们走过一间古老的佛堂.那里供奉了一把青鞘的剑.他们走过一座道观.那里还流传着那个白发道人的故事.他们走过一间书轩.听到了孩童清脆的读书声.
最后他们回到了第一次看见雪的那座山.
他们并肩坐在崖边.看着无边雪色与天相混和.分不出边界.纷扬的雪如同柳絮.十分好看.
她倚在书生肩上.浑浊的眼中晕开了星点白芒.她说.我好累啊.
书生用手顺着她如雪的发丝.轻声说.累了就睡吧.我在.
道人轻轻地应了声.眼眸微垂.两行泪在她眼角滑落.潋滟出一双清明的眼.映着漫天雪白.大概是舍不得这最喜爱的雪色吧.但她很满足.她是含着笑的.因为最爱的人.
——一直都在.
书生像是不知道一样.静默地梳理着她的白发.银白的发丝在指间滑落.如同流银.
一直到天光乍破.金光为万里雪色镀上一层金色.纷扬的雪如同金粉一般洒落.煞是好看.
想必她也会喜欢的吧.书生想着.爱惜的用脸蹭了蹭她的头顶.将她抱在怀中.将她护在风雪之外.
直到雪落满头.他们相拥着睡去.也不会再醒来了.只留下一个关于书生与道人的故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