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墨洗砚-日常躺尸不时诈尸

事实上就是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When Shine
启明之时
——————
【黑暗狭小的房间里,有这样一扇门】
【要尝试推开它么?】
【没有窗,没有光】
【无人知晓外面的世界】
【我们的全部存在,全部认知,全部世界】
【都只是这个狭小灰暗的房间】

【离开了它,我们什么都不是】
【要推开它么?】
【要出去么?】
【这是遥远高塔里的灰暗房间,那扇门背后是万里晴空】
【没有落脚点】
【打开门,向着那洁净天空踏出一步】
【狂风的精灵在身边奏响美妙乐章,金色的阳光温暖如新生的沐浴之水】
【坠落,然后破碎】
【最起码直到生命的尽头,我一直坚信着自己是‘活过’的】

破碎双子 系列


written by 清墨洗砚

第一段
仿佛经过无数次的沉淀,夜空,如墨一般纯净。
从来没有过,如此的干净、纯净、毫无杂质的天空,一切都如此的安宁、平静
——就像你一样。
美好得让人感到害怕
紫蓝色,犹如黑夜降临前的碧空,曦日已陨,光明已逝。深蓝色被渲染上一层淡淡的紫
——如此的华丽、高贵、不容亵渎的神圣
神圣之下,是更加华丽精致的黄金雕花面具
最讨厌了,这晦暗的金色
——逼仄而压抑的沉重
细长的睫毛如同玄鸟的羽翼一般,柔软而蓬松。
微微翕动之间,露出猩红色的花心
流转着几丝猩红色的光,像是由血色的水晶铸就,如王者的权杖般耀眼,却又空洞若虚无世界。
恍若地狱黄泉那妖艳美丽的彼岸花
腰间反射出钢铁的冰冷的质感,反光的暗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