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墨洗砚-一个闹腾的小孩子

事实上就是一条无所事事的咸鱼/

雪色.

离世青仙 执笔

当很多年过去了.书生与道人走过万里山河.看遍了人间.
彼时.书生是那个书生.道人是那个道人.如今依旧.只是岁月在他们脸上凿刻下一道道痕迹.
这大概是他们最后一次远行了.
书生问道人.你还想去什么地方吗.
道人痴痴地看着远方.过了很久才开口.她说.我想去看雪.
书生答应了.他说.好.没有多余的话.因为再多的话他们都说过太多太多了.想表达的.他们都懂.一切不需要言语.这是属于他们的默契.
他们再次行过山与水.走过初遇的江南小亭.朦胧的梅雨晕开了墨画.他们走过一间古老的佛堂.那里供奉了一把青鞘的剑.他们走过一座道观.那里还流传着那个白发道人的故事.他们走过一间书轩.听到了孩童清脆的读书声.
最后...

致 苏十七

今生不能.以期来世

我越过昼夜与星辰.你在哪里.我去见你

她是一缕残魂.她是一柄青鞘的剑.她是游荡于红尘中的道人

道门中有这样一个弟子.年纪轻轻.却已满头白发

这白发啊.生来便是如此.

世上有这样一种说法.生来便是满头白发的孩子.是养不大的.他们是遗客.是带着上辈子记忆降生的孩子.是不祥的.

于是她进了这道门.成了这里的一个弟子.

从此.道门中的弟子总是会看到一个满头白发的女子站在山崖边.望着北方.这一望.便是一整天.便是十几年.

她没有上辈子的记忆.只是梦中常见一面容模糊的男子.对着她笑.这人.她分明是未曾见过的.却无端的有种道不明的熟悉.

总觉得他们应该在一起.很久了....

When Shine
启明之时
——————
【黑暗狭小的房间里,有这样一扇门】
【要尝试推开它么?】
【没有窗,没有光】
【无人知晓外面的世界】
【我们的全部存在,全部认知,全部世界】
【都只是这个狭小灰暗的房间】

【离开了它,我们什么都不是】
【要推开它么?】
【要出去么?】
【这是遥远高塔里的灰暗房间,那扇门背后是万里晴空】
【没有落脚点】
【打开门,向着那洁净天空踏出一步】
【狂风的精灵在身边奏响美妙乐章,金色的阳光温暖如新生的沐浴之水】
【坠落,然后破碎】
【最起码直到生命的尽头,我一直坚信着自己是‘活过’的】